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川崎病-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史思明5万人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77 次

(说前史的女性——第774期)唐朝在平定安史之乱中,有一场大张旗鼓的战役,可谓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唐军动用了郭子仪、李光弼等各部人马,共20万大军,大有一举拿下叛军之势;假如此战制胜,那么安史之乱将提早4年完毕,使大唐削减一半损耗,可取名字大全是成果却是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叛军史思明的5万人,使大唐20万大军遭到灭顶之灾。此战的失利,乃至为大唐埋下了亡国的祸源,可谓平定安史中最惋惜最沉痛的一次战役。关于这次战役的失利,历来议论纷繁,不过许多人都认为,跟一个宦官分不开,弦外之音,此战的失利都怪这个宦官。果真如此吗?那么这个能主导的一次战役、使大唐伤亡20万大军、并埋下亡国祸源的宦官是何人?他又有什么资历主导这次战役?我们今日就来聊聊这个论题。

此战便是史上大名鼎鼎的邺城之战(也叫相州之战,由于前史上许多时分邺城和相州指的是同一当地)。邺城是我国魏晋南北朝时的闻名古都,地跨现在的河北、河南两省,即坐落河北的临漳县和河南安阳县境内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前史上,曾在邺城发作过数次闻名的大战,比方在北周、北齐和三国时期都曾在这儿激战过。唐朝在平定安史叛军中的这次战役应是最闻名的邺城之战了,由于作战两边先后投入总军力达30多万,可谓空前绝后。下面我们先大约回忆一下这次战役的进程。

一、唐朝屡失平叛良机

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杀死之后,叛军曾一度群龙无首,堕入颓势。公元757年十月,安庆绪在陕郡之战中被郭子仪战胜后,抛弃洛阳,仅率1300人逃往邺城。所以唐军很快克复洛阳,并派军克复了河南的一些重镇,比方沁阳、开封等地;而此刻叛军的重要将领史思明也刚在太原之战中被李光弼大北,还没有恢复元气。在此大好形势下,唐朝本该乘胜追击,趁热打铁,拿下安庆绪,那么安史之乱将会提早完毕。但此刻唐朝廷却放慢了平叛的节奏。原因是唐肃宗李亨急于迎太上皇李隆基回长安,唐军就没有及时整理和追击叛军,导致安庆绪在邺城有了喘息之机。

安庆绪另起炉灶,在河北趁机弥补戎马;一起其麾下的蔡希德自上党 (今山西长治)、田承嗣自颖(今河南许昌)、武令殉自南阳(今邓州),各率所部人马至邺城会集,这样安庆绪很快又纠集了6万戎行,预备东山再起。

虽然安庆绪很快纠集了6万大军,但想跟唐军抗衡,也是很困难的。此刻,唐朝若捉住川崎病-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史思明5万人机遇进犯安庆绪,仍有很大胜算。由于还有个有利的要素是,此刻叛军的另一大实力史思明部跟安庆绪不好,当安庆绪在河北招集旧部时,史思明并没有呼应。由于他虽然是安禄山最重要的将领,但却并不对其子安庆绪配合,所以当安禄山身后,安庆绪继位称帝,史思明并不支持,他也有攫取全国的野心。但史思明跟安禄山相同奸刁,他此刻还没有完全的掌握消除安庆绪取而代之,一起又忌惮唐朝的平叛实力,所以当安庆绪堕入颓势,撤兵邺城之时,他不光不呼应,还耍了另一把戏,便是假装屈服唐朝。

史思明降唐很显着是缓兵之计。由于他看到之前郭子仪对安庆绪叛军的冲击真实过分凌厉,他自己也曾在太原被李光弼打得找不着北,所以他感觉此刻替代安庆绪称帝机遇不老练,为了保存实力,就在757年十二月,他以其所领13郡及 8万戎行降唐。公然骗过朝廷,唐肃宗封他为归义王,任范阳长史、河北节度使等职,依然大权在握。

所以此刻朝廷若捉住机遇征伐安庆绪(史思明刚降唐,装也得装,不会简单出动军队助安庆绪),很简单处理掉安庆绪。可是朝廷再度犹疑,失掉战机。成果半年后之后,史思明见机遇比较老练了,就撕掉假装,再度叛唐。可此刻,唐朝却忽然吵醒,发现了叛军的强大,眼看形势难以操控,所以决议劳师动众,对安庆绪发起总攻。

二、邺城大战,唐军惨败

758年九月,唐肃宗命郭子仪、李光弼、鲁灵、李奥、许叔冀、李嗣业、季广探、崔光远、王思礼等九节度使及平卢戎马使董秦,共领步马队20多万大军北进征伐安庆绪。

十月,郭子仪、崔光远等部先后北渡黄河,并同李嗣业部会集进犯卫州(今河南卫辉),大北安庆绪亲率的7万大军,功克卫州;接着唐军顺势追击,在邺城西南愁思冈再败安军,先后共斩其3万余人。唐军局势打得美丽。安庆绪无法,退回邺城。

唐军大力进犯邺城。此刻的安庆绪军力丢失多半,他一面守城,一面派人向史思明求救。史思明遂率13万大军前来救援。但奸刁的史思明并不极力,他仅仅先派李归仁率兵1万进驻涤阳(今河北磁县),与邺城遥为支援;然后他兵分三路,于十二月,打败唐军崔光远部,夺占魏州;然后他便按兵不动,张望事态的开展。不过他并没有真的啥事不干,就在那儿看交兵,而是悄悄地在唐军侧翼构成了反围住。此刻史思明大军距邺城还有60里远。

唐军进犯邺城数月不下,所以北引河水灌城,致使城中水深数尺,一片汪洋。后来城中粮尽,连老鼠都被捉尽吃光,叛军还掏土墙的碎麦秸,洗马粪中的草屑喂马等,乃至发作了人吃人的现象,但依然抗拒,不愿屈服。最终安庆绪见形势危急,又感到史思明是成心延迟,不想极力,无法之下,他派部将安太清将他的大燕皇帝的玉玺送给史思明,容许自己让出帝位给对方,恳求他赶忙来解邺城之围。史思明这次决议倾力相助安庆绪。

接着史思明便率大军急趋邺城,与唐军在邺城之北相遇。此刻唐朝大军面临跟叛军决战的机遇,两边都投入了很多军力,不过唐军显着更具实力,声称60万大军,虽然是吓唬对方的,但20万人却是不折不扣的。此战,唐军有郭子仪、李光弼等名帅指挥,还有李嗣业等猛将参战,好像稳操胜券。但仍是失利了。并且其时史思明还没有完全发力,他只派了5万人抵挡唐军,唐军为什么仍是失利了呢?

邺城之战前后拖了数月之久,真实的决战到了次年,即759年的春天了。这时唐军现已进犯邺城4个月了。此刻史思明开端正式投入战役,他先派精骑五百切断唐军粮道,然后亲率5万精兵与唐军打开决战。两边对阵于邺城之北,唐军先由李光弼、王思礼、许叔冀、鲁灵等部,与史思明开战。两边通过一番激战,都伤亡甚重。正不分胜负之时,郭子仪率军又到,但他还未及列阵,忽然暴风高文,飞沙走石,暗无天日,交兵两边均不知所措。

唐军纷繁向南奔逃,一发不可收拾,人马彼此蹂躏,尸横遍地,辎械满路。史思明军则化险为夷,并白白得到唐军粮食几十万石。此战,唐军死伤沉重。后来逝世的将士尸身被埋葬在邺城北一个长5 里的大坑里,后被命名为“万人冢”。

三、邺城之败的原因,宦官鱼朝恩是否应负首责?

邺城之战,唐军兵多将广,相关于史思明叛军,有显着的优势,但为何遭致惨败?其一是天灾。两边激战时,忽然刮了一场暴风,不论多凶猛的将军和战士,面临天灾也难以发挥出自己的实力。比方后来元朝时忽必烈的10万大军攻伐日本,就曾被巨大的飓风所灭。

可是天灾是关于两边的,劲风不是只刮唐军,而为何唐军惨败,而史思明军却丢失很小乃至制胜?所以劲风这不是唐军失利的底子理由。失利仍是人为的原因。劲风降临,唐军的撤离没有规矩,一溃千里,遭致自相蹂躏,为何呈现这种局势,仍是由于各路人马指挥的问题。

第二是战略上的失误。邺城之战,唐军占有军力上的很大优势,这场战役本该兵贵神速,但却拖了数月之久。而唐军是攻方,敌军是守方。战役考究趁热打铁,时刻拖得越长,其实关于攻方越晦气,唐军被拖了数月,战士的精气神和战役力现已大打折扣。

事实上在759年正月时,唐军就有一次改变战局的机遇。其时唐军久攻邺城不下,史思明攻下魏州时还在犹疑张望,他不想极力帮助安庆绪。这时,久经沙场、智慧过人的李光弼提出了唐军的战略规划。他说,“思明得魏州而按兵不进,此欲使我懈惰,而以精锐掩吾不备也。请与朔方军同逼魏城,求与之战,彼惩嘉山之败,必不敢轻出。得旷引久,则邺城必拔矣。庆绪已死,彼则无辞以用其众也。”

依照李光弼剖析,史思明按兵不动意在麻木唐军,妄图趁机突击。所以他主张自己同郭子仪两部精锐分兵魏州,迫史思明出战。史思明鉴于嘉山之败(其时史思明曾惨败于郭子仪、李光弼),必不敢战;何况,其时由于史思明处于张望心情,作战并不坚决,所以唐军若对之进行忽然进犯,打败他的可能性非常大;还有,其时史思明大军距邺城还比较远,有60里路,假如在60里外阻挠史思明大军,就算不能制胜,与之对峙,那么安庆绪怎么着也死定了。这样,安庆绪一被处理,也解除了唐军四面楚歌的风险,再合兵一处专对史思明,一举拿下还有什么疑问?

应该说李光弼的主张非常正确,可谓一好方法,与当年李世民虎牢一战破窦建德、王世充两军有异曲同工之妙,其时也是王世充被围,窦建德去挽救的。

但李光弼的主张没有被采用。为何?这便是此战失利的第三个原因,即唐军统帅人选的问题。其时唐军并不是郭子仪或李光弼等人说了算,其时唐军没有设元帅一职,却设置了一个所谓的“观军容宣慰处置使”,这个职位相当于监军,是唐军的最高指挥官,最高的“统帅”,任此职的是鱼朝恩,他是个宦官,而他却不明白军事。所以其时诸将畏缩不前,举动并不共同。诸将之中,只要北庭行营节度使李嗣业体现杰出,他以身作则,冲锋陷阵,建功不小,但却不幸中箭而死。

鱼朝恩不采纳李光弼的主张,所以唐军持续过错的战略,愚蠢地持续围困邺城,然后为惨败埋下了伏笔。

那么为何唐朝让一个不明白军事的宦官当监军?朝廷弱智啊,有郭子仪、李光弼等那么多久经沙场的将帅不必,却重用一宦官?那么鱼朝恩又是谁?他有什么本事来当这个20万大军的监军?这就涉及到第四个原因,即朝廷的原因。

鱼朝恩(722—770),泸州(今四川泸县)人。他本是宫中的一名宦官,他于天宝末年,进入川崎病-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史思明5万人内侍省,开端“干政”。后来他颇受唐肃宗李亨的宠信,是在唐肃宗当政时被重用的。此人也是放肆嚣张,仗着皇帝的宠信,随心所欲。史载鱼朝恩曾数次进犯郭子仪,引起郭子仪被罢兵权。

《旧唐书》记载道:“上以子仪、光弼皆功臣,难相统属,故不置元帅,但以宦官开府仪同三司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。观军容之名自此始。”朝廷不让郭子仪或李光弼担任元帅的托言是,二人“难相统属”,二人都是功勋卓著,难以相容,便是互不信服,所以不让他俩当元帅;而这两个人不妥元帅,其他人更没有资历了,所以就让一宦官来当老迈了。这简直难以想象。

其实朝廷不让郭子仪等当元帅的内涵原因是,唐肃宗通过安史之乱,对各地节度使、军事将领现已非常忌惮和不信任,惧怕他们位高权重,效法安禄山谋反。所以,成心不设元帅,令各路节度使互不相属,彼此控制。而大宦官鱼朝恩是皇帝的亲信,皇家信得过的人,故组织此人总揽大权,监督各军。

史思明在外围凶相毕露,鱼朝恩又力主不与史思明交兵,只对准安庆绪,这就迫使唐军有必要要尽快攻破邺城。可是,安庆绪自洛阳退守邺城现已一年,他预备充分,邺城也是壁垒险固,想霸占,谈何简单!

安庆绪打定了死守邺城的留意。唐军因无统帅,各节度使彼此张望,指挥纷歧,步骤不谐。将士们由于对邺城久攻不下,早产生了厌恶、松懈心情。在战事胶着之际,九节度使之一,猛将李嗣业因亲身率部攻城,中箭身死,令唐军士气更加失落。

这一切都在坐山观虎的奸刁的史思明预料之中。看到决战机遇现已老练,史思明决断决议反击。唐军被逼以李光弼、王思礼、许叔冀、鲁炅四镇节度使同史思明决战。而这时的唐军好像现已堕入被迫,史思明倒成了自动方。史思明率精兵5万出战,好像是成心的,他把大军藏了起来,唐军认为他只带了小股部队,所以各部戎川崎病-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史思明5万人马都有点粗心。成果两边一交兵,唐军以疲兵对精锐,虽然数量上优于对方,但并未占到一点点廉价。两边伤亡都很重,唐军的节度使鲁炅还中箭受伤,所部溃败。所以郭子仪率军声援,所以就起风了。

成果两边撤军。但唐军因师老兵疲,早已军无斗志,并且各部指挥纷歧,这一退竟不可收拾。安庆绪见战机已到,乃率军倾巢杀出;史思明亦反身杀回,两军夹攻之下,唐军焉能不败?随后,郭子仪退保洛阳,其所部战马万匹,只剩3000,甲杖10万,也简直悉数丢掉。其他节度使也各自溃归本镇,仅李光弼、王思礼两军丢失较小,全师而退。

纵观整个邺城之战,失利原因很多,但底子的仍是统帅的问题,而宦官鱼朝恩的指挥当然要负重责,但底子仍是朝廷的原因。

四、邺城之川崎病-平叛安史之乱最惨一战:郭子仪等20万大军不敌史思明5万人战带来的严峻结果

邺城大战带来的结果非常严峻。此战之后,叛军声威大震,史思明把现已快要平息的暴乱之火又再度烧旺,并且完全激活了他称帝攫取全国之志。

关于唐朝来说,邺城之战的负面影响更为深远。首要,此战令唐军丢失巨大,不论是人力军力仍是军器辎重的丢失都非常沉重,大大延长了平定安史叛军的进程。然后大大损耗了大唐的国力。

更重要的是,此战的失利,并没有让朝廷意识到宦官掌权的弊端,由于鱼朝恩把此战的失利推到郭子仪身上,并且他使郭子仪曾一度被革职,失掉军权;尔后鱼朝恩持续当监军;而顶替郭子仪掌管平叛的李光弼亦在鱼朝恩的要挟下,备受猜疑,郁闷而终。并且鱼朝恩的取得权势,使宦官擅权的局势开端在唐朝完全构成。邺城之战,不只大大推迟了唐朝平叛安史的进程,并且对大唐来说,已埋下了阑珊乃至亡国的祸源。(文/一米暖阳)

参考资料: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《资治通鉴》等。